『天光墟』其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de Certeau (1984) 表示,藉著「就地取材」(making do),小販在制度上尋找空隙,利用強權者提供的資源,施夷之技以制夷,在惡劣形勢下反客為主,以弱勝強。16 在這「就地取才」的過程中,他們創造了一個創意回收市集Bricolage。
除了利用天未亮這個空隙外,在紅磡、深水埗一帶的城市天光墟,其實是 一個人棄我取的環保市集。這市集的小販大多是公公、婆婆,最近亦有年青小販及外籍傭工加入小販行列。他們售賣的物品種類繁多,舉凡家裡可以看見的日用品, 包括舊衣服﹑手錶、皮鞋、燈飾、電器、食物、蔬果、插頭、玩具、福字麵等,都可以在這裡找到。相信小販都是將別人送的、自己家裡有的,或拾荒找到的都拿出 來賣。貨品價錢十分平宜,大公司的二手皮鞋可能只售五至八圓一對,尚可以討價還價!
或者有香港市民會懷疑拾荒的東西,那有客源?原來一些由大陸內地來的個體户和一些南亞小商人,都會來這裡尋寶,將這些二手物品再拿回祖國市場轉賣。
另 一角度,這些小市民除了「就地取材」(making do)靠拾荒維生外,還經營著一盤家庭式的環保回收工作,正正配合de Certeau所說的「創意再造」 (Bricolage)的效果。貨品來源大部份是由垃圾堆或超級市場棄置的食物/紙皮/物件撿回拾來。其實只要細心留意,很多商户都樂意將膠袋、紙皮箱等 交給這些老弱拾荒者處理,對商户來說也可省卻處理廢物的時間和金錢,說得上是一舉兩得,或謂「一家便宜兩家著」。
某天早上,大概10時左右,筆者 就在地鐵太子站附近的百佳超市目睹店員將一些不新鮮的疏果和紙皮棄置在門外,而門外已等侯了一會的一群拾荒者已帶備小型手推車或紅白藍袋把棄置的蔬果載 起,然後往深水埗方向散去。這一棄一拾的動作,配合得很有秩序和默契,店員每次把食物搬出來,也沒有回眸看看那些拾荒者。而拾荒者就頭也不提努力不停把食 物往袋裡載。拾荒者還義務把地上最後一塊紙皮都帶走,不用十分鐘,超市門口的人潮,再次回復之前熙來攘往的景象。

http://www.ln.edu.hk/mcsln/4th_issue/pdf/feature001.pdf

鴨寮街上的攤販賣很多不同東西,那些賣破爛的,大抵有甚麼扔到街上去,那裏就有甚麼賣,甚麼意想不到的東西也可能有。不少懷舊成癖的人會專程去尋寶,據說 有人曾在鴨寮街的舊書攤買到名作家作品的初版珍本,但那大概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為街上的舊書攤已經變質,賣的多是不良刊物。而且街上賣破爛的攤子愈來愈 少了,街上亦較以前整潔多了。

現在鴨寮街賣破舊的攤販比以前少多了,仍賣舊貨的攤販以賣電器的為 主。那些舊電器大都被人當成廢鐵賣到鴨寮街去的,有些還可以苟延殘喘的,攤販略加修理再賣,其他則乾脆被支解,賣它有用的零件。那可算得上是環保工業啊! 在那裏買到的電器質素並無保證,是好是壞只能看買家的運氣了,有人買的電視當晚就變成了收音機,有人買的雪櫃用不了多久就變成了鐵箱。誰買這些二手劣貨? 香港雖然富裕,但窮人可不少呢!此外,賣電器的攤販說,他們的主顧還包括住宿舍的大學生。其他攤販賣的是插座之類的電器配件,採訪那天我們見到很多非洲遊客購物,他們全都手拿大包小包而去。我們感到很奇怪,買許多插座幹甚麼?上前一問才知道他們是在辦貨,原來深水步區是第三世界國家小型商鋪老闆的採貨聖地,鴨寮街的電器和黃竹街的衣服是有國際知名度的。 鴨寮街上的店鋪所賣貨品檔次較攤販為高,其中最著名的是二手音響,對很多音響玩家來說,鴨寮街是他們的俱樂部,是送舊迎新的好地方。

至於現時街上的潮流熱賣則非室內流動電話莫屬,那裏賣室內流動電動的店鋪成行成市,貨品款式琳瑯滿目,而最吸引人的是價錢便宜。但購買時務必小心,因為不少超值貨品是並無生產廠商保養的「水貨」,更有些是魚目混珠的 假貨呢。

平日鴨寮街在午飯時間前後最為熱鬧,周末假日則整天都人來人住,-擠得水洩不通。但是要到那兒湊湊熱鬧的,別在七時後起行,鴨寮街的攤販店鋪很早就收市,七時過後那裏是一條冷清清的街。

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700610290435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