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ravel.sina.com.hk/cgi-bin/nw/show.cgi/123/4/1/59007/1.html

  • 深水埗好在無王管

2010-02-26 05:10:35

思網絡總監鄭敏華

【明報專訊】印象中的深水埗,食的買的十分方便,「多元」是她與別不同之處。今天的深水埗,與昔日沒兩樣,一樣熱鬧。這一趟,跟從事地區及城市規劃研究工 作的鄭敏華來到深水埗,訪問有數十年歷史的店舖,認識不同的老街坊,道來一個個奮鬥故事,除了真切感受到深水埗的多元,還有一股隱藏在商業運作背後的人情 味。 認識鄭敏華,始於一本探討香港城市發展及規劃議題的雜誌SEE Magazine,雜誌中每一篇文章,每一個專題故事,都看得出是有心人之作,而這些文章的作者大多是同一名字——鄭敏華。 鄭敏華是社區規劃研究兼出版機構「思網絡」(SEE Network)的總監,思網絡成立於2004年,同年創刊的SEE Magazine乃旗下刊物,由政府可持續發展基金資助出版。鄭敏華個子矮小,但滿腔熱誠,希望透過專題文章、書籍出版、研究報告等讓人關注和了解城市發 展和規劃,從而改善人們的生活質素。鄭敏華曾修讀城市規劃碩士課程,當過記者,04年由雜誌SEE Magazine開始,探討不同地區的城市發展及規劃,現時專門為區議會研究城市規劃。

舊區精髓 舖細多元自主

鄭敏華不曾居於深水埗,在該區也沒有什麼深刻經歷,不過在這裏做了地方研究多年,例如社區更新、街市經營,以至深水埗區居民怎樣生活等研究,對深水埗認識 多了,因而看到深水埗區與別不同之處。她認為這裏最有趣的地方是人和環境兩要素,鄭敏華說﹕「大家都知道深水埗很多元化,很基層,簡單點來說是因這裏有規 模細小的個體戶,有較自由的管理環境,造就了這個多元局面。」 跟鄭敏華談及現在的城市規劃及社區管理等議題,她有說不完的意見和感受。她認為香港城市發展很可悲,有很多倒模的管理模式,例如領匯及房署,想在他們管轄 的地方或商場創業,進場門檻很高,舖位必須定時裝修、佈置,甚至售賣的貨物種類也有規管。「在自由市場下,一個地方需要幾多間士多,是要經過實戰才知道, 不是坐在冷氣房的職員能決定。這樣只會令我們這一代可以小本經營,發揮個人努力的機會,愈來愈少。慶幸在深水埗,還可看到多元化的本土經濟環境。」 鄭敏華在深水埗研究多年,深感基層需要的不是完美的規劃或大規模管理,而是便民的設施,行落樓就買到要買的東西,甚至無王管使用公共空間,「細」(細小的 個體戶) 、「多」(數量多)和「放任自主」是舊區的精髓。

街頭乜都有 鄰里話家常

鄭敏華最近訪問了100個住在深水埗的人,從他們日常的生活經驗,概括定義了什麼是深水埗區的特色。鄭敏華認為住在深水埗區的人,需要擁有很多居住和工作 以外供活動的「第三空間」。這裏指的第三空間,不是公園、廣場,而是街道,明確點說,是一個相對管理自由的環境。「生活在這區的人未必住洋樓養番狗,但每 天落街和街坊街里聊天,在茶樓茶餐廳睇報紙,在街邊檔和檔主閒話家常,都是令人好滿足和好快樂的生活經驗,這是一種民生需要和值得珍惜的香港特色。」

倒模管理 難建立歸屬感

跟鄭敏華在深水埗穿街過巷,行程十分豐富,她提議到不同地方,讓大家一同感受深水埗的多元特質,例如樓梯舖,狹小空間竟成為一個人經營了數十載的事業;歷 史悠久的飯店,傳統風味和人情味滿瀉;還有毋須政府「活化」,小市民付出十元八塊,便可在古蹟內飲杯奶茶咖啡食件蛋撻的茶餐廳。(詳見D2版) 這些店舖食肆均有約50年歷史,從店主和顧客的口中,你會了解到,要讓一個人對地方產生感情,需要數十年時間累積和建立;積累了感情,才會願意留在一個地 區生活;建立了歸屬感,人與人的關係自然和諧。深水埗與別不同之處,就在於他的「細」、「多」和「放任自主」,在這裏有很多做生意的機會,有很多第三空 間,這些都是提煉人情味和歸屬感的重要元素。 多媒體導賞﹕深水埗老店遊 http://video3.mingpao.com/green/056.htm 嘉賓﹕鄭敏華(思網絡總監、城市規劃研究員) 短片﹕明報多媒體 系列之九 文﹕李佩雯 圖﹕陳智良 編輯 梁佩琪

http://www.hkdatabase.com/content/view/399/26/

  • (新聞)深水埗老舖專題

作者 葉一知, 於 22-10-2007 11:11
觀看 : 10335
我的最愛 : 255
發表於 : 香港誌, 港情港話

專題報道:香港街道生與死 深水埗老舖垂危 (蘋果日報, 2007/10/21)

香港有很多街道,喜帖街、波鞋街、雀仔街、花布街、玩具街……毋須政府規劃,不經意間聚合而成。然後,由當局規劃重建,雀仔街變成朗豪坊,花布街去了西港城,波鞋街將來有運動城坐鎮。有朝一日,「行街」一詞可能消失。因為,照這樣的模式發展下去,到時候,香港街道已死。

這個專題系列叫「香港街道生與死」,說一些將死街道的故事。這一集,說深水埗一帶、即將重建街道的人和事;涉及街道包括興華街、昌華街、福榮街、元州街與青山道部份街區,現時餘下約50戶。

記者:陳沛敏

深水埗福榮街一帶屬傳統舊區,兩旁老舖林立,藏著很多人情故事。黎樹雄攝

想到各散東西就心酸

劉成和醬園那塊招牌,至今104年歷史,由清朝傳到今天,已由第三代傳人「太子」梁志傑當家。兩朝元老石叔和周叔輔助太子守業,石叔專責看舖和包裝,自誇「貼招紙冇人夠我貼得直」,包裝又遷就舊區居民,兩元一包的豆豉,用一條橡筋就牢牢紮好。

看太子出世的周叔負責煮醬料,店的豉是他在舖後的工場用大銅鑊煮出來的。他記得,當年跟太子的爸爸研究如何改良醋的味道,還有賣果的開心歲月,「趁工廠妹買飯後果時,約佢去荔園或者游早水。我時好靚仔,好易搭訕。」

架上的空瓶插了一支支管狀東西,細看是報紙捲成的,有點怪異,卻原來是太子爸爸發明的民間智慧,吸走瓶底的濕氣,瓶子就不會發霉。那排用了幾十年的酒罈上鋪了木板,附近的街坊閒來坐坐,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採訪那天,就有街坊遠道回來,只為買瓶燒酒。

太子仍在跟房協商討賠償,但他擔心,在同區難再找到月租12,000元的過千呎舖位;像他們的醬油工場,也難容於商場舖位。兩位70多歲的老夥計都說,店子關門,惟有退休;但一想到日後要跟街坊各散東西,連說話生鬼的周叔也不住嘆息:「諗起就心酸。」

周叔(右)和石叔(中)輔助太子(左)守「劉成和」這塊104年的招牌,現在面臨結業的命運。 陳亮華攝

空瓶插紙管,是太子爸爸發明的吸濕裝置。

與貓同經歷兩次重建


新忠花店店主黃乃忠收養了11隻「重建貓」,最小的「牛奶仔」才三周大。 孔慶初攝

心酸的不只石叔、周叔。新忠花店的黃乃忠憂心忡忡,除了搬走後生意無法繼續,還有店內11隻貓的安身之所。這些貓都是因為重建被人遺棄,最小的一隻才三星期大,附近文具店的馮太看見牠被人扔在垃圾箱,扔了兩次仍要爬出來,就拾來交給黃生照顧。

黃生的店原本在元州,幾年前屋重建,好不容易找到福榮街這個租金相若的閣樓舖。他收養的貓,來的時候有被鐵線綁頸的、有口腫鼻腫的,「養番健康就畀愛貓街坊同朋友,等小生命延續落去。」

子承父業,黃乃忠自小看爸爸做花牌,20多歲開始學藝。老父去世,他保留大父親寫的字,「我字冇爸爸寫得咁靚,有時唔識寫,就出睇點寫。」龍柱、鳳頭、兜 肚……花牌的每個組件都有名堂,以前是酒樓、店舖歲晚酬賓、周年紀念的宣傳武器,三、四層樓高的花牌,由紮作、寫字、搭棚、砌拼、駁電,都要一手一腳。不 要以為這行業已式微,神誕、打醮、鄉村的就職禮仍需要花牌助興。

自言「同貓一齊經歷兩次重建」的黃乃忠估計,明年初就要遷走,物色到負擔得來又合用的舖位,機會微乎其微,要找到能收容這些貓咪的地方,就更難上加難。他只希望,在遷出前為牠們找到好人家。

有熟客移了民也回來

蘇記茶莊老闆娘陳婆婆的茶葉蛋,遠近馳名。

說起重建,羅女士就動氣。說話直率的她在興華街有家蔬菜水果店,名字直接了當叫「蔬菜水果店」,還賣散裝米,板間房的單身漢、天台屋的婆婆和一樓一的性工作者,都是她的顧客。一家店養活她和兒子跟80多歲的媽媽。

個彎,來到青山道的蘇記茶莊。50多年前,陳婆婆的丈夫在這開業,「有熟客幫襯三代,搬到好遠,移民都返幫襯買茶葉。」丈夫去世,蘇記由兒子接手,兒子蘇先生說:「做得好好,搬一搬租又貴,又驚失晒客。」陳婆婆因為擔心重建,暈過幾次。

蘇記旁邊是朱記報紙檔。朱記幾兄妹承接爺爺40多年前買下的樓梯口報紙檔,嫌收檔開檔麻煩,索性24小時輪流看檔,通宵營業,媲美便利店。街坊熟客看那份 報紙,他們記得一清二楚,還順便替大廈住客「看門口」。以前附近食店「新得記隻貓」經常來「打躉」,但街坊說牠拚命回清拆中的老家,死了。

街道的生活不同商廈


周綺薇父親經營的「大眾膠輪」車房,有MG古董車鎮店。

小時候,周綺薇跟附近的街童在元州街上跳飛機,「半條街咁大跳飛機,要跳100步。」街道是他們的兒童王國。長大後,她離開元州街,父親的車房「大眾膠輪」仍在街上經營。兩年多前有一天,父親跟她說:「因為重建,街坊好驚。」

05年7月房協召集街坊舉行簡報會。周綺薇說,房協職員讀出條例,甚麼「佔用人」、賠償計算方法一大堆,老街坊根本聽不明白,「個職員好惡,話有咩唔明就 睇條例,問佢問題佢就將條例讀一次。」她跟街坊組成重建關注組,後來才知道,市區重建原來是「以人為本」,本應是為改善他們的生活。但重建後,這幾條街的 舊樓會建成商場和住宅大廈,很多居民及商戶無法繼續原來的生活和生計。

周綺薇認同《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作者JaneJacobs的看法,認為街道的生活跟商場大廈不同。她說,街上的報紙檔生果店養活一家人,商場的大型連鎖 店為財團賺錢;街上的老店樓梯口會擺些木凳給路過的老街坊歇腳,商場的地方絕不會任你坐;街上有晴天雨天風熱浪,商場沒有日夜、沒有冷暖。

「有人鍾意去商場、超市,每個人有唔同選擇,但市區重建,唔應該抹煞晒另一班人生存空間。」她不反對重建,只希望規劃時讓那的居民參與,留點空間給他們繼續自己的生活方式。

後記──不是集體回憶

保育成了熱門話題,重建成了衝突源頭。人們簡而化之為集體回憶作祟,但周綺薇強調,他們說的絕非懷舊,而是當下的生活經驗,爭取的是參與規劃自己社區的權利。他們辦過「一家一畫」展覽,用圖畫展示他們在這社區最開心最自豪的生活經驗。

他們正計劃,下月再辦「一貓一畫」的展覽,介紹這每隻「重建貓」的故事,也說街坊們的故事。

【明報專訊】Check Point 1 生記鐘表 手表活字典 長駐樓梯底 「阿姐仔,我發了達你都不要羨慕,因為犧性太多,我幾十萬財產都在這裏,一年365日都要開工。」生記鐘表吳老闆說。 生記鐘表是一個細小的樓梯檔,舖面面積大概不足20平方呎,老闆吳先生卻在這細小空間工作和睡覺。 吳老闆談笑風生,跟他聊天,他會毫不吝嗇跟你分享他的故事。「5歲時媽媽帶我來香港,這條青山道全都是3至4層樓的唐樓,那時未有元州街。1955年,爸 爸在附近擺街檔,1960年開始就在這裏。」 吳先生曾在酒店打工,見過李小龍和鄧麗君,自言「此生無憾」,之後在中環賣鐘表,80年代接手經營這個深水埗小舖,檔口雖小,不過做熟客已足夠餬口。鄭敏 華問他經營之道,他語氣強調的說﹕「最緊要一個字﹕誠,要有誠意,不要當他是客,當他是朋友,咁就有得做,千祈不要擺出一個師傅樣。」

懷舊機械表 如數家珍

生記鐘表有很多充滿懷舊味道的機械表,全是吳老闆的瑞士老朋友為他蒐購回來。「這隻叫Rodams,有幾十年歷史,上鏈啦!唔收錢㗎!」吳老闆如開籠雀般 說個不停,他又喜愛表演急口令,一口氣說出多個鐘表牌子、型號,以及其特別之處,還笑說「認識我就等於識了一本手表小字典」。 吳老闆在這小小檔口工作多年,與鄰里相處和睦,檔口樓上有一單位自住,但他每晚卻留守在細小的檔口過夜,原因是曾遭爆竊,為保數十萬貨,他寧願辛苦一點每 晚瑟縮在這細小空間睡覺,也不希望財產化為烏有。吳老闆一星期開足7天,他很喜歡這工作,可以同客人傾傾講講又一日,夜晚雖也略感孤伶伶,不過幾十年早已 習慣了。 鄭敏華認為細小空間也可做生意,就是深水埗的特色,他們用有限的本錢創業,用心做好自己的生意,讓自己生活下去。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1228/4/9xww.html

  • 重建區乏街舖 失深水埗特色

(明報)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05:10

【明報專訊】一幢幢豪華的「精品」樓盤在舊區崛起,原本舊街上滿佈的士多和雜貨街舖,都蛻變為住宅的時尚大堂。深水埗區近年成為九龍主要的重建區, 雖然中產住客可為區內注入活力,但有地區人士指單幢樓式規劃缺乏街舖和休憩的空間,令原居民失去日常散步消閒地方,破壞了昔日濃厚的睦鄰情懷。

多年來在深水埗跟進貧窮家庭個案的地區工作者霍天雯,見證了區內轉變,她說,街舖消費是深水埗主要地區特色,由於居民注重鄰舍關係,日間通常會落樓到街道兩旁的商舖流連購物,或在舖頭前聚腳,與街坊和店主等閒話家常。

隨着單幢樓式的重建項目漸多,霍天雯指新樓宇多闢設寬敞的住宅大堂,令街道失去原來經濟活動,社區變得「冷冰冰」,此外,單幢樓一般用盡地盤四邊發展,難闢設地面休憩空間。

在深水埗近青山道和興華街一帶,近年有10個重建項目火速興建中,另一面近桂林街一帶則有3個重建項目。除市建局 海壇街大型重建項目可望提供近1.6萬平方呎的公園外,餘下地盤大多面積狹小,無法增撥額外休憩用地。

深水埗區議會 副主席譚國僑指出,現時區內出現不少「迷你豪宅」,無疑吸引中產階層進駐舊區,改善區內貧窮和經濟活力,一些舊街坊的子女長大致富後,亦留在區內維繫親情,但他建議發展商改善單幢設計,研究引進更多街舖和休憩空間,惠及原居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