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0.2010

這天我們親身到深水埗跟二手地攤檔的店主做訪問。

我們總共訪問了4間不同類型的的二手地攤 。先說說我們已擬定的問題。

  1. 為什麼要買二手貨呢 ?
  2. 為什麼要選擇此類型/種類的貨物來售賣呢? 是否與原源/喜好等有關?
  3. 客人多數是什麼類型的人呢? i.e.年齡,性別,職業等
  4. 入這些二手貨的形式/過程是怎樣的呢? i.e 入貨的時間
  5. 在入貨的時候怎樣去鑑定該貨的真偽?
  6. 最「寶」最「貴重」的貨物是? 最「草」又是?
  7. 如何重新定貨這些「寶」?
  8. 為什麼要放在地上售賣? 是要營造一種獨特的賣買形式和味道嗎 ?
  9. 如果收藏買回來的「寶」?
  10. 二手檔是一代傳一代嗎? 又或隨經手人不同, 賣的貨也會不同嗎?
  11. 有街坊以物換物的形式來換取貨物嗎 ? 是因為環保/ 其他原因?

我們就跟着這些問題去訪問一下到深水埗的二手地攤檔店主。

第一間訪問的是一間類似雜貨店的二手店, 這間店的店主是個女的。
店內真的是甚麼類型的貨物都會有,「寶」有一些二手的名貴手錶, 「草」至一些二手電線也有。

她令我們發現第1樣在二手資料中找不到的新事物  ﹣ 客人是會以物換物的來換取貨物的。 價錢方面則會多除少補。
然後, 當我們問及她為何要經營這項生意時, 本來我們以為原因多數是因為店主自己的興趣或喜好,
她竟一臉無奈的回答我們說: 「沒法子阿! 我們這些找不到工作的就只好留在這裡賣二手貨, 來賺取日常基本生活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後, 我們到了一家專賣「二手煲」的店舖。
店主是個男的, 他跟我們說留在深水埗的原因是因為這個範圍是政府規劃出來的, 比較便宜, 而且集中在同一區, 客源較多。

而我們在訪問他時也發現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
第1, 他所賣的那些「二手煲」要由他親手「翻新」一下才能拿出來售賣 ! 這是他所強調的。
第2, 在我們訪問時, 恰巧有客人光顧, 客人是個主婦, 她看中了一個「二手煲」但卻覺得價錢不太合宜, 所以就不停的「講價」
但男店主一直堅持不肯降價。 我們很好奇為什麼店主「有生意都唔做」, 他就我們說: 「其實我們只會賺成本價的20-30%。 所以不會再降價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訪問的是一間比較特別, 而且很吸引我們的二手古玩地攤。
那時是大約大中午時份, 店主剛剛開舖, 正在整理貨物

訪問他的時候發現他是內地人 地攤上放著很多不同種類的古玩, 有手飾、佛像、文房四寶等等。
而訪問中我們亦得知他本人也是喜歡收藏古器的,  而且當我們問及為什麼要專門賣這些東西時, 他說因為這些東西可以幫人消災解難。

而我們亦知道一些二手資料裡找不到的東西。
例如:  收貨的時候, 如看到他的「心頭好」,  他會選擇自己收藏而不會拿來售賣的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然後呢, 我們再到了一間專門賣二手相機的地攤。 相機種類由「傻瓜機」以至一些專業單鏡反光機以及古董相機都有。
而男店主自己也是對相機有濃厚興趣的。
我們問他為什麼賣相機都不在店鋪內賣, 要在地攤上售賣, 不怕有損壞嗎?  他們則說租金實在是太貴, 不能承擔。

這地攤跟別的地攤有一個很大的分別。
就是當我們訪問他在哪裡取得貨源時, 他說原來是客人自己會拿過來賣的, 不用自己去收。
但客源主要是非本地人,主要是內地及非洲人。

 
總結, 我們在不同的店舖都有不同的體驗,
亦有一些與跟我們搜尋二手資料時不同的地方,更得到了一些店主鮮為人知的秘密。

所以我們將會更深入地了解他們的生活,再brain storm 一下我們該走的方向。

the above two are the interview videos of two pot’s sellers. as u can see in the video, they are very nice and causal.

this is the additional interview by the second hand goods seller. 🙂 they sold all kind of goods.

Research Topic

深水寶寶

Research Objectives

二手貨

Key Questions about the topics (at least 3)

買家和賣家之間的情

「寶物」的特色

深水埗地攤檔主辛酸的背後

First hand researches – interview

25.10.2010

這天我們親身到深水埗跟二手地攤檔的店主做訪問。

我們總共訪問了4間不同類型的的二手地攤 。先說說我們已擬定的問題。

  1. 為什麼要買二手貨呢 ?
  2. 為什麼要選擇此類型/種類的貨物來售賣呢? 是否與客源/喜好等有關?
  3. 客人多數是什麼類型的人呢? i.e.年齡,性別,職業等
  4. 入這些二手貨的形式/過程是怎樣的呢? i.e 入貨的時間
  5. 在入貨的時候怎樣去鑑定該貨的真偽?
  6. 最「寶」最「貴重」的貨物是? 最「草」又是?
  7. 如何重新定貨這些「寶」?
  8. 為什麼要放在地上售賣? 是要營造一種獨特的賣買形式和味道嗎 ?
  9. 如果收藏買回來的「寶」?
  10. 二手檔是一代傳一代嗎? 又或隨經手人不同, 賣的貨也會不同嗎?
  11. 有街坊以物換物的形式來換取貨物嗎 ? 是因為環保/ 其他原因?

1.      然後, 我們到了一家專賣「二手煲」的店舖。
店主是個男的, 他跟我們說留在深水埗的原因是因為這個範圍是政府規劃出來的, 比較便宜, 而且集中在同一區, 客源較多。

而我們在訪問他時也發現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秘密。
第一 他所賣的那些「二手煲」要由他親手「翻新」一下才能拿出來售賣 ! 這是他所強調的。
在地攤檔後一點的位置,我地可以看見有數個我們相信是一起與店主經營這地攤的朋友在用力的「省」一些大大小小的煲和煲蓋,經他們「加工」後,很多煲都像新的一樣!
第二 在我們訪問時, 恰巧有客人光顧, 客人是個主婦, 她看中了一個「二手煲」但卻覺得價錢不太合宜, 所以就不停的「講價」
但男店主一直堅持不肯降價。 我們很好奇為什麼店主「有生意都唔做」, 他就我們說: 「其實我們只會賺成本價的20-30% 如果再降價,便不能再回本,所以不會再降價了。」

Through our interview, we find this shop which specialize selling wok and we use the shop as our topic.

As u see, the wok are just all display on the street, there is a worker cleaning the wok after collected.

Group review:
This is our second interview. We are surprised that this shop would renovate all the pots before sell to the customers. This shows that they are really respect to the customers and really working hard on their job to maintain their daily life. Moreover, before interview this shop, we think that all the price of secondary goods can be bargained by the customers, however we are wrong. The hawker just keep the price he has set. We believe that the booths is so important to them to get the enough income to live.

 

 

Design concept &sketch of idea development:

Concept 1 – scratchgame

For the initial concept,we were suggested to think more about the action ‘wipping the pot”. After the serval ideas development, there was a concept that we found it interesting which was the scratchgame. There would be a pack of scratch cards. And we would like the audiences to play and enjoy the process of scratching. Unfortunately, we couldn’t think of the content on the card after scratching.

Concept 2 – create the dometic stuffs by the pot-cleaning materials

There was the second development, from the action of wipping pot, the cleaning materials are related to it. Also, base on the difficulty living in SSP, we came up that it is obviously that the seller at the pots-shop.is living a hard life by only selling the low-quality/second-hand pots.

So their living environment had been concerned this time. We combined the cleaning material and their poor living environment in SSP.

As the draft, we decided to create the dometic stuffs by the pot-cleaning materials.

 

Concept 3 (final concept)

– The scratching card+ the poor living environment in SSP = a scratchable house.

After the second development, we had a mind of conbining both first & second ideas into the most spectacular and interactable piece. The scratching card+ the poor living environment in SSP = a scratchable house.

 


We are going to coat a dark material on the furnitures in the house for the covering porpose. Without the cost, there will be some words. You know every furniture has its porice, so we considered to have a transformation of the value/price expression of the furniture.  The term of it becomes the quantities of how many pots selling in order to buy that furniture.

After scratching off the dark coat on a furniture(like below). The its pot-value will be shown from the uncoated part of table gradually.

Behind a house, the pot-seller has to undergo many steps for earning money to buy every basic stuffs at home. Therefore, We took a step of “cleaning the pot” to develop our idea.

From this interactive art piece, the audiences can experience the physical labour during the scratching action. By this action, we hope that the audiences can be more understanding what a hard life of the pot-seller.


 

As u see, the wok are just all display on the street, there is a worker cleaning the wok after collected.

 

 

 

Handout- Research Plan 2009-2010
Department of Foundation Studies
Course / Year 61338/3
Module Cultural Studies 3: Intensive Research Name Class No.
Project Research Project: Research Plan Week 2 – 15 Group

Research Topic

深水寶寶

Research Objectives

二手貨

Key Questions about the topics (at least 3)

買家和賣家之間的情

「寶物」的特色

深水埗地攤檔主辛酸的背後

Secondary Research Summary (5 Key points, including news paper cutting, photos with the accurate reference)

i)                     Please visit www.wordpress.com

ii)                    Give us your Topic, Members,

iii)                   Summarise the 2nd research data (5 key points+ a minimum of 30 photos/news next to the points + the accurate referencing)

iv)                   Each member comments on the posted message

Primary Research: Based on the above 2nd research data, you can find out the research gap. Then you have to design the primary Research Methods:

Method (e.g. focus group/ observation) Description (e.g. questions will be asked for the level of research: materials, institutional, ideological; duration of the research) Remarks ( starting and finished time; venue)
Observation Photo taking
Interview Record the interview of owner and costumer of the sidewalk saleHere are the questions.
為什麼要買二手貨?
會否因隨著經手人的轉變,二手的貨品亦不同?轉成為新潮點?
為什麼會專門售賣一樣貨品?跟貨源/關係/喜好有關?
會否有街坊以物換物嗎?是什麼原因?(互補不足?環保?)
為什麼將貨物放於地布上?是為了製造一種買賣形式和味道?
什麼是「寶」什麼是「草」?賣出最大差價的貨品又是什麼?
最意想不到的貨物又是什麼?
買二手貨的人是什麼人?(年齡,性別,職業)
如何收藏買回來的寶物?
買入二手貨的過程形式又是怎樣的?多久會買入一次?
如何將這些寶物定價?
怎樣鑑定「寶物」的真假?(從買家和賣家的角度)
鴨寮街
Experience Be the costumer.
To explore any treasure we can buy.

 

 

 

 

【SUN特搜小組報道】大批販賣二手貨的無牌小販,每日由黃昏至深夜,攻佔深水埗北河街街市附近的四條街道,他們以貨車霸佔車位,甚至在馬路中擺賣,高峰時聚集約三百人,妨礙車輛駛過外,還高聲叫囂,對居民造成嚴重滋擾。雖然問題已引起區議會關注,但政府部門愛理不理,運輸署至今仍未落實將該處街道列作二十四小時限制區域,警方也疏於執法,最離譜的是本報直擊發現,食環署販管隊在該處站崗三個半小時,即使看見無牌小販在馬路中做生意,也只是翹起雙手,沒有票控。

俗稱「北河四街」的北河街、基隆街、桂林街及大南街,每日黃昏六時便有十多輛貨車及客貨車駛至停泊,數十分鐘後更停泊了逾二十輛,車輛屬於售賣二手貨的無牌小販,他們很有默契,各自佔據所屬「地盤」,互不干涉。

停在大南街及北河街交界的街邊及咪錶泊車位,便是來自南亞裔的「大型貨車黨」,專門收舊雪櫃、冷氣機及洗衣機等大型電器。據了解,他們每晚可收到數百件,大部分屬舊型號及耗電量大的電器,他們會將貨「入櫃」,從海路將貨櫃運到南亞國家轉售圖利。

職員收隊雜貨小販殺到

而在大南街及北河街其他位置的是本港的「客貨車黨」,專門買賣二手電視、DVD機、微波爐及電子琴等中型電器,售價可低至數十元。本報記者日前觀察數晚,發現在大南街一段約一百米長的馬路,到晚上七時後便停泊約十輛客貨車,一名司機打開「車尾門」賣貨,還落貨到路邊,隨即吸引數十人揀貨,嚴重阻街。此外,每當有客貨車駛至停泊後,就會被買家包圍,有人更以電筒照射車廂「尋寶」。

而屬於「步兵」的本地個體戶,則於晚上八時在桂林街及大南街交界,售賣二手相機或手提電話等,售價由數十元至數百元,他們不時大聲介紹產品:「呢部手電好多功能,又可以影相,又有收音機,只係賣一百蚊咋。」吸引逾百市民圍觀,各人議價還價,人群更延至馬路中心,阻礙車輛通過,「砵砵」聲響之不絕。

記者於三月十三日(星期六)視察時更發現,由晚上六時半至十時,最少有五名食環署販管隊職員一直在「北河四街」巡邏,間中上前對人群「眼望望」,部分看着小販在馬路中心販賣,一直翹起雙手,到晚上十時收隊離去。此時,另一批的「雜貨小販」掩至,在桂州街售賣衣物、玩具及影碟等物品外,部分更將單車放在馬路上擺賣,直至凌晨一時後,「北河四街」才回復寧靜。無牌小販聚集,喧嘩叫囂,嚴重擾民,但食環署在過去三年,只在該四條街拘控約四百名無牌小販,平均近三日才一人。而警方在過去一年,以「公眾地方內擾亂秩序行為」及「妨礙獲授權人員」罪名拘捕的小販也只得一個。

仍未落實24小時限制區

居民受滋擾卻投訴無門,倍感無奈。在大南街租住單位近五年的朱先生說:「好多閒雜人喺附近出現,買賣議價聲音好嘈,而且開到凌晨十二時幾,搞到我瞓唔到。」另一居民譚小姐也批評食環署執法不力,她又質疑部分貨品可能是賊贓。

事實上,「北河四街」的問題,已引起深水埗區議會關注,區議會在今年一月的會議上,運輸署代表曾建議將「北河四街」劃為二十四小時限制區,於上落貨區以外停車可被檢控,但建議至今仍未落實。深水埗區議員衛煥南直斥各部門多年來執法「手軟」,毫無阻嚇力,要求加強執法,根治問題。

http://travel.sina.com.hk/cgi-bin/nw/show.cgi/123/4/1/59007/1.html

  • 深水埗好在無王管

2010-02-26 05:10:35

思網絡總監鄭敏華

【明報專訊】印象中的深水埗,食的買的十分方便,「多元」是她與別不同之處。今天的深水埗,與昔日沒兩樣,一樣熱鬧。這一趟,跟從事地區及城市規劃研究工 作的鄭敏華來到深水埗,訪問有數十年歷史的店舖,認識不同的老街坊,道來一個個奮鬥故事,除了真切感受到深水埗的多元,還有一股隱藏在商業運作背後的人情 味。 認識鄭敏華,始於一本探討香港城市發展及規劃議題的雜誌SEE Magazine,雜誌中每一篇文章,每一個專題故事,都看得出是有心人之作,而這些文章的作者大多是同一名字——鄭敏華。 鄭敏華是社區規劃研究兼出版機構「思網絡」(SEE Network)的總監,思網絡成立於2004年,同年創刊的SEE Magazine乃旗下刊物,由政府可持續發展基金資助出版。鄭敏華個子矮小,但滿腔熱誠,希望透過專題文章、書籍出版、研究報告等讓人關注和了解城市發 展和規劃,從而改善人們的生活質素。鄭敏華曾修讀城市規劃碩士課程,當過記者,04年由雜誌SEE Magazine開始,探討不同地區的城市發展及規劃,現時專門為區議會研究城市規劃。

舊區精髓 舖細多元自主

鄭敏華不曾居於深水埗,在該區也沒有什麼深刻經歷,不過在這裏做了地方研究多年,例如社區更新、街市經營,以至深水埗區居民怎樣生活等研究,對深水埗認識 多了,因而看到深水埗區與別不同之處。她認為這裏最有趣的地方是人和環境兩要素,鄭敏華說﹕「大家都知道深水埗很多元化,很基層,簡單點來說是因這裏有規 模細小的個體戶,有較自由的管理環境,造就了這個多元局面。」 跟鄭敏華談及現在的城市規劃及社區管理等議題,她有說不完的意見和感受。她認為香港城市發展很可悲,有很多倒模的管理模式,例如領匯及房署,想在他們管轄 的地方或商場創業,進場門檻很高,舖位必須定時裝修、佈置,甚至售賣的貨物種類也有規管。「在自由市場下,一個地方需要幾多間士多,是要經過實戰才知道, 不是坐在冷氣房的職員能決定。這樣只會令我們這一代可以小本經營,發揮個人努力的機會,愈來愈少。慶幸在深水埗,還可看到多元化的本土經濟環境。」 鄭敏華在深水埗研究多年,深感基層需要的不是完美的規劃或大規模管理,而是便民的設施,行落樓就買到要買的東西,甚至無王管使用公共空間,「細」(細小的 個體戶) 、「多」(數量多)和「放任自主」是舊區的精髓。

街頭乜都有 鄰里話家常

鄭敏華最近訪問了100個住在深水埗的人,從他們日常的生活經驗,概括定義了什麼是深水埗區的特色。鄭敏華認為住在深水埗區的人,需要擁有很多居住和工作 以外供活動的「第三空間」。這裏指的第三空間,不是公園、廣場,而是街道,明確點說,是一個相對管理自由的環境。「生活在這區的人未必住洋樓養番狗,但每 天落街和街坊街里聊天,在茶樓茶餐廳睇報紙,在街邊檔和檔主閒話家常,都是令人好滿足和好快樂的生活經驗,這是一種民生需要和值得珍惜的香港特色。」

倒模管理 難建立歸屬感

跟鄭敏華在深水埗穿街過巷,行程十分豐富,她提議到不同地方,讓大家一同感受深水埗的多元特質,例如樓梯舖,狹小空間竟成為一個人經營了數十載的事業;歷 史悠久的飯店,傳統風味和人情味滿瀉;還有毋須政府「活化」,小市民付出十元八塊,便可在古蹟內飲杯奶茶咖啡食件蛋撻的茶餐廳。(詳見D2版) 這些店舖食肆均有約50年歷史,從店主和顧客的口中,你會了解到,要讓一個人對地方產生感情,需要數十年時間累積和建立;積累了感情,才會願意留在一個地 區生活;建立了歸屬感,人與人的關係自然和諧。深水埗與別不同之處,就在於他的「細」、「多」和「放任自主」,在這裏有很多做生意的機會,有很多第三空 間,這些都是提煉人情味和歸屬感的重要元素。 多媒體導賞﹕深水埗老店遊 http://video3.mingpao.com/green/056.htm 嘉賓﹕鄭敏華(思網絡總監、城市規劃研究員) 短片﹕明報多媒體 系列之九 文﹕李佩雯 圖﹕陳智良 編輯 梁佩琪

http://www.hkdatabase.com/content/view/399/26/

  • (新聞)深水埗老舖專題

作者 葉一知, 於 22-10-2007 11:11
觀看 : 10335
我的最愛 : 255
發表於 : 香港誌, 港情港話

專題報道:香港街道生與死 深水埗老舖垂危 (蘋果日報, 2007/10/21)

香港有很多街道,喜帖街、波鞋街、雀仔街、花布街、玩具街……毋須政府規劃,不經意間聚合而成。然後,由當局規劃重建,雀仔街變成朗豪坊,花布街去了西港城,波鞋街將來有運動城坐鎮。有朝一日,「行街」一詞可能消失。因為,照這樣的模式發展下去,到時候,香港街道已死。

這個專題系列叫「香港街道生與死」,說一些將死街道的故事。這一集,說深水埗一帶、即將重建街道的人和事;涉及街道包括興華街、昌華街、福榮街、元州街與青山道部份街區,現時餘下約50戶。

記者:陳沛敏

深水埗福榮街一帶屬傳統舊區,兩旁老舖林立,藏著很多人情故事。黎樹雄攝

想到各散東西就心酸

劉成和醬園那塊招牌,至今104年歷史,由清朝傳到今天,已由第三代傳人「太子」梁志傑當家。兩朝元老石叔和周叔輔助太子守業,石叔專責看舖和包裝,自誇「貼招紙冇人夠我貼得直」,包裝又遷就舊區居民,兩元一包的豆豉,用一條橡筋就牢牢紮好。

看太子出世的周叔負責煮醬料,店的豉是他在舖後的工場用大銅鑊煮出來的。他記得,當年跟太子的爸爸研究如何改良醋的味道,還有賣果的開心歲月,「趁工廠妹買飯後果時,約佢去荔園或者游早水。我時好靚仔,好易搭訕。」

架上的空瓶插了一支支管狀東西,細看是報紙捲成的,有點怪異,卻原來是太子爸爸發明的民間智慧,吸走瓶底的濕氣,瓶子就不會發霉。那排用了幾十年的酒罈上鋪了木板,附近的街坊閒來坐坐,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採訪那天,就有街坊遠道回來,只為買瓶燒酒。

太子仍在跟房協商討賠償,但他擔心,在同區難再找到月租12,000元的過千呎舖位;像他們的醬油工場,也難容於商場舖位。兩位70多歲的老夥計都說,店子關門,惟有退休;但一想到日後要跟街坊各散東西,連說話生鬼的周叔也不住嘆息:「諗起就心酸。」

周叔(右)和石叔(中)輔助太子(左)守「劉成和」這塊104年的招牌,現在面臨結業的命運。 陳亮華攝

空瓶插紙管,是太子爸爸發明的吸濕裝置。

與貓同經歷兩次重建


新忠花店店主黃乃忠收養了11隻「重建貓」,最小的「牛奶仔」才三周大。 孔慶初攝

心酸的不只石叔、周叔。新忠花店的黃乃忠憂心忡忡,除了搬走後生意無法繼續,還有店內11隻貓的安身之所。這些貓都是因為重建被人遺棄,最小的一隻才三星期大,附近文具店的馮太看見牠被人扔在垃圾箱,扔了兩次仍要爬出來,就拾來交給黃生照顧。

黃生的店原本在元州,幾年前屋重建,好不容易找到福榮街這個租金相若的閣樓舖。他收養的貓,來的時候有被鐵線綁頸的、有口腫鼻腫的,「養番健康就畀愛貓街坊同朋友,等小生命延續落去。」

子承父業,黃乃忠自小看爸爸做花牌,20多歲開始學藝。老父去世,他保留大父親寫的字,「我字冇爸爸寫得咁靚,有時唔識寫,就出睇點寫。」龍柱、鳳頭、兜 肚……花牌的每個組件都有名堂,以前是酒樓、店舖歲晚酬賓、周年紀念的宣傳武器,三、四層樓高的花牌,由紮作、寫字、搭棚、砌拼、駁電,都要一手一腳。不 要以為這行業已式微,神誕、打醮、鄉村的就職禮仍需要花牌助興。

自言「同貓一齊經歷兩次重建」的黃乃忠估計,明年初就要遷走,物色到負擔得來又合用的舖位,機會微乎其微,要找到能收容這些貓咪的地方,就更難上加難。他只希望,在遷出前為牠們找到好人家。

有熟客移了民也回來

蘇記茶莊老闆娘陳婆婆的茶葉蛋,遠近馳名。

說起重建,羅女士就動氣。說話直率的她在興華街有家蔬菜水果店,名字直接了當叫「蔬菜水果店」,還賣散裝米,板間房的單身漢、天台屋的婆婆和一樓一的性工作者,都是她的顧客。一家店養活她和兒子跟80多歲的媽媽。

個彎,來到青山道的蘇記茶莊。50多年前,陳婆婆的丈夫在這開業,「有熟客幫襯三代,搬到好遠,移民都返幫襯買茶葉。」丈夫去世,蘇記由兒子接手,兒子蘇先生說:「做得好好,搬一搬租又貴,又驚失晒客。」陳婆婆因為擔心重建,暈過幾次。

蘇記旁邊是朱記報紙檔。朱記幾兄妹承接爺爺40多年前買下的樓梯口報紙檔,嫌收檔開檔麻煩,索性24小時輪流看檔,通宵營業,媲美便利店。街坊熟客看那份 報紙,他們記得一清二楚,還順便替大廈住客「看門口」。以前附近食店「新得記隻貓」經常來「打躉」,但街坊說牠拚命回清拆中的老家,死了。

街道的生活不同商廈


周綺薇父親經營的「大眾膠輪」車房,有MG古董車鎮店。

小時候,周綺薇跟附近的街童在元州街上跳飛機,「半條街咁大跳飛機,要跳100步。」街道是他們的兒童王國。長大後,她離開元州街,父親的車房「大眾膠輪」仍在街上經營。兩年多前有一天,父親跟她說:「因為重建,街坊好驚。」

05年7月房協召集街坊舉行簡報會。周綺薇說,房協職員讀出條例,甚麼「佔用人」、賠償計算方法一大堆,老街坊根本聽不明白,「個職員好惡,話有咩唔明就 睇條例,問佢問題佢就將條例讀一次。」她跟街坊組成重建關注組,後來才知道,市區重建原來是「以人為本」,本應是為改善他們的生活。但重建後,這幾條街的 舊樓會建成商場和住宅大廈,很多居民及商戶無法繼續原來的生活和生計。

周綺薇認同《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作者JaneJacobs的看法,認為街道的生活跟商場大廈不同。她說,街上的報紙檔生果店養活一家人,商場的大型連鎖 店為財團賺錢;街上的老店樓梯口會擺些木凳給路過的老街坊歇腳,商場的地方絕不會任你坐;街上有晴天雨天風熱浪,商場沒有日夜、沒有冷暖。

「有人鍾意去商場、超市,每個人有唔同選擇,但市區重建,唔應該抹煞晒另一班人生存空間。」她不反對重建,只希望規劃時讓那的居民參與,留點空間給他們繼續自己的生活方式。

後記──不是集體回憶

保育成了熱門話題,重建成了衝突源頭。人們簡而化之為集體回憶作祟,但周綺薇強調,他們說的絕非懷舊,而是當下的生活經驗,爭取的是參與規劃自己社區的權利。他們辦過「一家一畫」展覽,用圖畫展示他們在這社區最開心最自豪的生活經驗。

他們正計劃,下月再辦「一貓一畫」的展覽,介紹這每隻「重建貓」的故事,也說街坊們的故事。

【明報專訊】Check Point 1 生記鐘表 手表活字典 長駐樓梯底 「阿姐仔,我發了達你都不要羨慕,因為犧性太多,我幾十萬財產都在這裏,一年365日都要開工。」生記鐘表吳老闆說。 生記鐘表是一個細小的樓梯檔,舖面面積大概不足20平方呎,老闆吳先生卻在這細小空間工作和睡覺。 吳老闆談笑風生,跟他聊天,他會毫不吝嗇跟你分享他的故事。「5歲時媽媽帶我來香港,這條青山道全都是3至4層樓的唐樓,那時未有元州街。1955年,爸 爸在附近擺街檔,1960年開始就在這裏。」 吳先生曾在酒店打工,見過李小龍和鄧麗君,自言「此生無憾」,之後在中環賣鐘表,80年代接手經營這個深水埗小舖,檔口雖小,不過做熟客已足夠餬口。鄭敏 華問他經營之道,他語氣強調的說﹕「最緊要一個字﹕誠,要有誠意,不要當他是客,當他是朋友,咁就有得做,千祈不要擺出一個師傅樣。」

懷舊機械表 如數家珍

生記鐘表有很多充滿懷舊味道的機械表,全是吳老闆的瑞士老朋友為他蒐購回來。「這隻叫Rodams,有幾十年歷史,上鏈啦!唔收錢㗎!」吳老闆如開籠雀般 說個不停,他又喜愛表演急口令,一口氣說出多個鐘表牌子、型號,以及其特別之處,還笑說「認識我就等於識了一本手表小字典」。 吳老闆在這小小檔口工作多年,與鄰里相處和睦,檔口樓上有一單位自住,但他每晚卻留守在細小的檔口過夜,原因是曾遭爆竊,為保數十萬貨,他寧願辛苦一點每 晚瑟縮在這細小空間睡覺,也不希望財產化為烏有。吳老闆一星期開足7天,他很喜歡這工作,可以同客人傾傾講講又一日,夜晚雖也略感孤伶伶,不過幾十年早已 習慣了。 鄭敏華認為細小空間也可做生意,就是深水埗的特色,他們用有限的本錢創業,用心做好自己的生意,讓自己生活下去。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1228/4/9xww.html

  • 重建區乏街舖 失深水埗特色

(明報)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05:10

【明報專訊】一幢幢豪華的「精品」樓盤在舊區崛起,原本舊街上滿佈的士多和雜貨街舖,都蛻變為住宅的時尚大堂。深水埗區近年成為九龍主要的重建區, 雖然中產住客可為區內注入活力,但有地區人士指單幢樓式規劃缺乏街舖和休憩的空間,令原居民失去日常散步消閒地方,破壞了昔日濃厚的睦鄰情懷。

多年來在深水埗跟進貧窮家庭個案的地區工作者霍天雯,見證了區內轉變,她說,街舖消費是深水埗主要地區特色,由於居民注重鄰舍關係,日間通常會落樓到街道兩旁的商舖流連購物,或在舖頭前聚腳,與街坊和店主等閒話家常。

隨着單幢樓式的重建項目漸多,霍天雯指新樓宇多闢設寬敞的住宅大堂,令街道失去原來經濟活動,社區變得「冷冰冰」,此外,單幢樓一般用盡地盤四邊發展,難闢設地面休憩空間。

在深水埗近青山道和興華街一帶,近年有10個重建項目火速興建中,另一面近桂林街一帶則有3個重建項目。除市建局 海壇街大型重建項目可望提供近1.6萬平方呎的公園外,餘下地盤大多面積狹小,無法增撥額外休憩用地。

深水埗區議會 副主席譚國僑指出,現時區內出現不少「迷你豪宅」,無疑吸引中產階層進駐舊區,改善區內貧窮和經濟活力,一些舊街坊的子女長大致富後,亦留在區內維繫親情,但他建議發展商改善單幢設計,研究引進更多街舖和休憩空間,惠及原居民。